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English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党群之窗>环境人随笔

【环境人随笔】环境医师,和谐天使

来源:    发布时间:2012-12-19    点击次数:

【按语】

    巍峨青山,树木葱郁,鸟兽生机,碧水潺潺,鱼翔浅底,阳光和煦,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对待祖先留给我们的如此美好的地球,我们回报的却是不断压榨和消耗;大自然不是一件商品,她不是一个不计任何后果、任意榨取、却不尝试被了解的东西。相反地,在共同的生命网络当中,我们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们的生命由她而来。善待大自然,就是善待我们自己。当我们真正感恩、关怀大自然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才有意义。

    在这里,我们希望记录每一滴感悟,每一份用心关怀,见证我们的努力,激励我们继续前行。

 

    作为治理环境的医师,我们应当给她开n剂中草药:“中”是指中国的、本地的,“草”是指自然的、生态的,“药”难免苦口。          

                                                              题记              

    第一次见面,您就问我:“你知道从一楼到二楼一共有多少级台阶吗?”我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位在science等牛B杂志发表150多篇文章的大师居然问我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我沉默,因为我真的没有留意过,不知道。您像个小孩子一样自豪地告诉我:“一共是16+12,28级台阶。”趁我吃惊地小嘴巴没合上之前,您把“科研,其实和生活一样,都需要用心,要善于发现,做个有心人”这句话顺便塞进了我的消化系统中等待我细细咀嚼。“你对科研感兴趣了,你就会认真去做,认真做你就一定会有收获,能够出研究成果。”听您这话,我听出了您的自信,源自刻苦钻研的底气。

    很抱歉,您的第一次学术报告成了我的催眠曲,接下来除了几波“莫名”的笑声惊扰我的梦之外,的话语再没有输入进我的“消化系统”。

    在第二次见到你时,依然绽放着属于你自己的那道“穷开心”的笑容,我不禁被感染了,也冲笑了。突然感慨,为什么那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都把幼儿园视为学习知识最多的人生阶段,原来那里是童真童趣的主题乐园,那里有位专属天使,叫好奇。

    第一次的“罪过”不能重蹈,所以我主动选择了做前排离近的地方聆听的教诲。

    少小离家,为何老大不回?我好奇地问现在属于什么国籍,回复:美国。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却有自己的祖国。我认为是“卧底”,把美国、日本等国际的先进环境技术传播给祖国同仁的环保义士,医治我们生病的地球“母亲”的医师。正是无数像一样的环境工作者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中无私奉献着自己的力量,才使得整个世界的环境能够得到改善。

    从某种程度上讲,每个人都是污染环境的“罪人”,而无数像一样的环境工作者却在保护环境,你们是环境医师,更是净化人类生存环境的天使。

    内心充实的人,总是像田野里的玉米一样低垂着头。能够亲临不胜寒之高处的人物,总是能够以其和蔼可亲、谦虚有礼的人品打动那些渴望成为人上人的追梦的孩子。

    谢谢,徐开钦老师!“徐”徐地“开”启我对科研的“钦”佩之门。

 

笔者白描
枫桦(笔名),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2011级硕士。来自山东省青州市某旮旯。

 

编辑: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沪交ICP备 05049 CopyRight 2016©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东川路800号 邮编: 200240

,